返回
洗脑这事儿
来源:网络文摘 2019-08-14 17:17:36
导读:香港自6月以来,由反修订《逃犯条例》掀起游行示威,从冲击、到对峙、到暴乱,甚至是街头游击战,许多年轻人参与,他们表现得坚决而有组织,合作而多变,论能力、组织力、运筹力和财力物力,怎相信是生长在富裕环境

香港自6月以来,由反修订《逃犯条例》掀起游行示威,从冲击、到对峙、到暴乱,甚至是街头游击战,许多年轻人参与,他们表现得坚决而有组织,合作而多变,论能力、组织力、运筹力和财力物力,怎相信是生长在富裕环境和温室中,无街头斗争经验的青少年所能做到?

比佔中更出人意料的是示威暴乱变成街头游击战,到处堵塞,纵情破坏,暴乱升级为恐怖袭击,警察和市民首当其冲。本来应该是心地纯洁的少年,怀有「大志」的青年,却忽然变得冷酷无情,下手残暴,手法歹毒,强辞夺理,唯一解释是,在回归之前,他们已经被「洗脑」了,无日无之:

这个世代,良知教育与暴力洗脑的争持战,无时无刻不在展开,但「品德教育与国民教育」被「洗脑大帽子」扣死了,德育废了,中国历史科被凌迟了,乱放厥词的通识科红爆了,根拔了、「去国家化」也完成了,製造无数无国无家无根无品的下一代,挣钱第一,钱途至上,只要一些现金换物券餐饮券八达通,便可以驱使他们去做街头战士。「中华民族,到了最危险的时候」,到今天,我才真正明白到箇中真义!

今天中国也不是文革时期的中国

香港一些人,真的存在害怕共产党的心理。其实我自小也惧怕共产党和红卫兵。我的祖辈在文革时被抄家,公公婆婆被清算至死;舅父当时是小孩子,也被欺凌到患上惊恐失禁症;我读大学时陪妈妈回广州跟亲戚见面,在罗湖桥上被持枪的解放军用带土语口音的普通话粗暴兇恶地喝问:「什么名字?」「什么人?」「来干什么?」等等,吓得眼泪直流……我也不满共产党政府的一些权贵贪污腐败,只手遮天,官商勾结,贪婪自私,中饱私囊,文化水平低,道德品格劣,比以前的地主土豪更掠夺更恶霸;鄙视一些富起来的同胞的暴发户土豪嘴脸,物慾横流,财大气粗,有钱大晒,没有公德,失礼国格;更气愤国家容许黑心农民商人生产出售「毒食品药品」,为一已私利而残害人民健康,破坏环境。

只是,正如佛家所说,世间一切皆虚幻,世事无常,今天的你已经不是昨天的你,今天的中国也已经不是文革时期的中国。今天作为中国人,能够抬起头来,完全有赖国家持续的励精图治,反贪打黑,完善法制,奋发自强。无国何以成家,我们不想历经苦难的国家再有战乱,再被如狼似虎列强欺凌瓜分,我们需要有才有德的领袖为我们管好国家,创富灭贫,我们期望国富民强,以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站立国际上!少年强则国强,因此,我们更需要让未来的一代自小培养新时代儒家的「智仁勇」三达德,树立为国为民的远大志向,建立正确的乐善好德,爱人惜物的价值观。成年人自己须要自律,青少年不能自私地妄求自由无底线,社会上滥用自由民主的的污垢不洗刷掉,礼义公正知耻的道德观、廉洁守信无私的价值观,就没机会在儿童青少年心中萌芽!

2011年10月的一则报道:英国上月初发生全国暴乱,发觉青少年佔大多数,恣意破坏,乘机抢掠,年纪更有少于10岁,无视法纪,不顾社会国家利益,英国人痛定思痛,都认为这一现象显示英国教育制度出现问题。检讨之下,教师认为是家庭教育失败,父母对子女失教;教育部则指出是教育政策失误,成人权威被侵蚀,未能为儿童的行为及学业表现立下适当界线,致令年轻人太自我中心,蔑视文明规範,只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;另方面则无心向学,以破坏行为去得到成功感。英国总结,家庭教育、学校教育、社会教育的失败,是导致青少年骚乱的原因。

于是英国政府开始计划加强对学童的纪律教育,当年教育大臣高文浩提出许多人从小学开始走上歪路,唯一解决方法是重建教师的权威形象,改变游戏规则,包括放宽教师施行体罚的限制;更建议徵用退伍男性军人任教,增加男性教师,确立男性的角色模範,营造「有力量与感性」的榜样;英国政府更在曼彻斯特筹办一所「全前军人」执教的中学,展示「军队价值」──自律、尊重、聆听,强调对学生行为有高要求,向学生灌输「尊重文化」。只是,在香港,任何加强德育及国民教育的计划,都遭到「洗脑论」的攻击,对英国政府的「洗脑」计划,不知「洗脑论」者又有何说话?

教育不是产业,不能成为商品,重新思考香港教育,整顿教育队伍,建立教育界正确而服众的领导,是当务之急。

相关信息:
上一条:不读史无以继
下一条:阅读思考 激发创造力
80视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