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模仿.互动.默契.感染
来源:网络文摘 2019-08-14 17:17:46
导读:过去几个月陆续介绍笔者认识的学习科学的原理。这裏介绍第五个原理:人类学习的群体性。或者说,群体学习,是人类最有效的学习。
首先说模仿。数周前谈到说话、唱歌、运动、舞蹈,都是从模仿开始的。那时候,是探讨

过去几个月陆续介绍笔者认识的学习科学的原理。这裏介绍第五个原理:人类学习的群体性。或者说,群体学习,是人类最有效的学习。

首先说模仿。数周前谈到说话、唱歌、运动、舞蹈,都是从模仿开始的。那时候,是探讨所谓「无意义的重複」(rote-learning)、「肌肉性记忆」和「背诵」的积极和消极意义。但从另一个角度,也是探讨学习,我们需要回答一个问题:模仿是怎样发生的?

镜像作用 心领神会

也是从婴儿说起。我们说「牙牙学语」,就是形容婴儿在模仿大人说话的状态。问题是,婴儿怎么知道他自己的发音,来模仿大人的发音?婴儿体内的发音系统,凭什么会呼应别人的发音?

更早一点,几个月的婴儿,可以学会用手表示「bye-bye」(再见)。只要试过几次,他就会用他自己的「bye-bye」来回应大人的「bye-bye」。这是他眼睛看到了对方的「bye-bye」,传到大脑,大脑必须能够把讯息传到手部,让自己的手也作出相应的动作。细想一下,这是好不简单的过程,是很奇妙的过程。随着,即使不看到对方,只要听到「给叔叔拜拜」,他也会做出同样的手势。凭什么?

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,几个人坐在一起,一个人打呵欠,往往其他人也会不期然地打起呵欠;一个人拿起水杯喝水,也会有其他人不期然地拿起水杯。为什么?

又或者,在电视或者电影裏面的人物有痛苦、悲哀、恶心的镜头,观众也会感同身受。

笔者年前(2017年7月28日)曾经介绍过:人脑裏面的「镜像神经元」(mirror neuron)在起作用。科学家首先在善于模仿的灵长类动物(如猴子)的大脑,发现牠们有些神经元(脑细胞),不但在牠做出某些动作时产生兴奋,而且看到别的猴子或人做相似的动作时也会兴奋。这是相当现代的发现,开始是在1990年代末期。

开始的时候,人们把镜像神经元看成是与视觉、听觉有关係的。也就是说,看到或者听到某个讯号,就能「心领神会」,然后「不假思索」(所谓「潜意识地」)做出反应。

后来人们又发觉,也许这种镜像神经元的作用,不限于模仿,也不限于灵长类。有人认为,鸟群成群飞离树顶,并不需要视觉与听觉的启动。雁群编队飞行,也不是视觉与听觉使然。上述2017年本栏的文章,介绍俄国韵律泳奥运五连冠两位运动员的无缝合拍,日本研究员更是证明了与视觉、听觉没有关係。因此,愈来愈多的科学家相信,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互动式的感应。也许就是我们常说的「默契」。

这在球场上、音乐会上,经常看得到。NBA一队优秀的篮球队,其默契不是一般的技术性的合作。一曲出色的弦乐四重奏,音乐家不是靠对其他人的观颜察色,也不是靠配合其他成员的音调,而是一种超乎视觉与听觉的默契。

教师影响 不容忽视

这对学习有什么关係?关係大极了。第一、这牵涉到教师的作用。上述2017年的本栏文章,介绍了美国一项研究,美国一名几个月大的婴孩,听一位中国女士以普通话讲故事,虽然婴孩在地上瞎爬,好像不在意,测出大脑却非常活跃,其实在学习;以当时的录像,用视频代替女士,婴孩的大脑毫无反应。说明是镜像神经元在起作用,是人与人大脑之间的互动;而荧光幕上的视频,与婴孩没有这种互动。

这并不等于说,人类就不可能从视频学习;人类逐渐积累了有意义的符号,就能从这些画面和声响的符号,理解他们代表的东西。这与人类通过文字、数字、音符能够懂看书、懂算数、奏音乐,是一样的。上述的实验,是通过还没有符号累积的幼婴,说明有没有人类的存在,有没有镜像神经元的作用,人脑收到的讯息与反应,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也由于此,看到电视上日本、南韩,宣传以机器人教授幼童学习,心裏就不免不舒服。最近人工智能在教育的应用甚嚣尘上,其中不乏出色的创新,但也有不少是完全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,以为教师就是纯粹传递讯息的工具,看了心情难以平复。

其实很简单,同样的内容、同样的教学法,甚至说着同样的话,不同的教师,就会在学生中产生不同的学习效果。教师的感染力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。这是大家都经历过的,偏偏一到运用科技,就通通忘记了。这将是AI应用到教育,一个根本性的问题。

第二、互动是教学的一个关键元素。传统的教学法,已经非常强调教师的「提问」。记得笔者念教育文凭的时候,微格教学(micro-teaching)其中一环,就是「提问」,研究「提问」的技巧细节。内地有个说法,形容教师在课堂上从头到尾独白,叫做「满堂灌」,很生动;是一个负面的词。

课内课外 群体互动

现代的教学法,已经远远超过「提问」。课堂上的讨论,是非常重要的教学环节。传统的教学思维,觉得应该教师讲解,然后才让学生讨论;觉得教师还没有讲,学生没有什么好讨论的。其实,任何一个题目,都可以由学生的讨论开始。学生互动的过程,是学习的最好开始。

有许许多多的方法,增加师生之间的互动。所谓「翻转课堂」(笔者对这个名词,有保留,此处不赘),关键不在是否学生在课前先学,而在于在互动的过程裏,让学生可以作为启动与主动的一方。

第三、学生的互相学习。这可以成为合作式学习(collaborative learning),即设计种种机会,让学生参与小组学习、集体学习、跨年龄学习、团队学习等等。

曾经参观过一所专门培育父母有养育困难的幼儿机构,一岁的孩子,集体一起吃饭,各人自理,井井有条。要是在家裏,一岁能够自理吃饭的,是极少数。但是在一个群体裏,他们很自然就学会了。当时就感到群体的威力。

现在许多学校小学,尤其是低年级,学生不再是「排排坐」,而是一个个小组围着坐,也就是準备随时有小组活动的形态。不少中学,开始要求学生有集体的製作或者创作。在大学,集体作业更是一个常态。

有些学校,有校内的跨龄活动,例如一些学校有跨龄的学社(House),作为班级以外的学生基层组织,让年长的学生带领年幼的学生。又或者学校裏面的球队、体育队、乐团、社团,往往都是跨龄的组织与活动。不要小看这些活动,不要被extra-curricular的extra矇骗了,其实是非常重要而又非常有效的学习经历。

很多学校都会很重视每年的毕业典礼,这其实是学生参与筹备与组织工作,参与有意义而又要受成果考验的学习经历;而宝贵的是,那是团队学习。要是完全由教师包办筹划与工作过程,是很可惜的。

当然,现代的学生,在线上、在社交媒体群组,通过大规模的互动,迅速学习,那是任何有关教育或者学习的探讨,还没有认真研究的。上两周已有论及,不再重複。

镜像神经元的研究和讨论,正在迅速发展。为学习理论的探讨,打开了一个全新的领域。甚至有认为那是研究人类同情心、同理心,可以消弭仇恨,达到社会和谐的入手点。那也许过分乐观了吧!

原刊于《信报》,本社获作者授权转载。

相关信息:
上一条:大湾区高等院校的分工与挑战
下一条:不要用孩子18岁的成就来定义成功
80视点网